图片展示

学术学术,轻学重术?

编辑:职中网

浏览次数:

来源:中国职业中等学校学生信息网

年逾五旬,“杰青”和“长江”是没戏了,成为院士的希望与当上美国总统的概率差不多,也没啥指望了。个人追求的目标没有了,就努力扶持身边的年轻人。看到身边的曹

年逾五旬,“杰青”和“长江”是没戏了,成为院士的希望与当上美国总统的概率差不多,也没啥指望了。个人追求的目标没有了,就努力扶持身边的年轻人。看到身边的曹丕和曹植比较优秀,都是可造之才,也就经常向同行推介和向领导保荐,想扶上马再送一程。

一日,一位领导在与我的闲谈中,突然改变话题问到:“你经常说你团队里的曹丕和曹植优秀。你告诉我,这两个人中,哪一个更优秀一点?”

这个问题我还真没想过,而且这两个年青人也不好用什么尺子可以量出个长短来,就如实回答到:“这两个人各有特点:曹植自幼聪慧、基础扎实、博闻强记、刻苦钻研,他上硕士时发表的《登台赋》已经被引用超过200次了,他的代表作《洛神赋》,就是发表在SCI一区刊物《细菌》上的那篇文章,更是被引用了300余次了;而曹丕博览群书、允文允武、益尚谦和、能力全面,项目文章一大堆,他的H因子已经达到16了,比曹植还高。这两个人是各有千秋、一样优秀,我还真很难将他们二人分出个高低来”。

领导摇摇头说:“我不信,谁优谁劣你还不知道?你好好想想,想出结果告诉我。选拔英才而育之,也是我的一项主要工作呀。”

领导布置的任务,我自然不敢怠慢,一心想将二人科学地分出个高低来,但真的很难:曹植头脑聪明,曹丕脑子灵活;曹植文章写的好,曹丕解决问题的能力强;曹植文章引用率高,曹丕主持的项目多……。

好吧,量化吧。于是我设计了一个量化打分表,对二人的各项学术成果进行打分:一区文章计6分,二区文章记4分,文章被他引10次记1分,一项专利计3分……

第一次的量化结果出来后,曹植得分比曹丕高。但是,我发现我的指标体系存在重大缺陷:主持国家级项目怎么能不考虑进来?一个项目算5分吧。结果,曹丕的得分又比曹植高。

看来,科学合理的量化指标是关键!于是我用了三天时间来研究国内外的各种评价指标。一天,看到报纸上一位我非常欣赏的大学校长说:一流的学者是‘国际刊物有文章,国际大会有声音,国际组织有地位,国际奖项有名字。’唉,怎么就将这一条忘了呢?连连自责。曹植好几次应邀在世界华人学术大会上做过报告,而且还是两个国际学术刊物的编委,对!这一项加10分,曹植的分数就又比曹丕高了。

第二天,又想到应该考虑他们今后谁可能成为团队带头人,这可是评选杰青的标准呀!这一项至少要算到15分吧?结果曹丕的得分又高于曹植了。

老婆看到我寝食不安,问清缘由后,笑我没事找事,还给我出了个主意:干脆抽签决定,听天由命。结果被我呵斥到一边去了,净瞎出主意!

晚上照例到实验室加班时,看到老马悠闲地在传达室门口拉二胡,灵机一动,何不问问老马!于是让老马赶紧收起二胡,到我办公室聊聊天,喝喝茶。

老马何其人也!进到我办公室,直接坐到沙发上,等我给他砌好茶后,翘起二郎腿,开口道:“说吧。”

我就乖乖地将我的难题抛出来,问他曹植和曹丕,哪个学术上要强一点,今后谁出息会大一点?老马在传达室看门十多年了,在这个楼里,就他待的时间最长,早在曹植和曹丕刚硕士入学时,就认识他们了。到现在,已经十年过去了,但回头看,却似一眨眼的功夫。

没想到,老马都不用思考,脱口就说“还是曹丕要强。”

“为什么呢?”

老马笑了笑,慢慢介绍到:“王老师,你在学术圈里呆的时间太长了,久入鲍肆而不闻其臭,真是当局者迷呀。曹丕明显比曹植要强,大家都能看出来,你怎么就弱视了?”

“老马,你就是骂我弱智也可以,但我想知道你是怎么分析的?曹丕的能力是比曹植强点,但曹植明显在学术上要比曹丕好呀?”

“学术学术,勿失我术”老马嘴里嘟囔着。

“老马,讲人话!不是让你来背诗经的。什么‘硕鼠硕鼠,无食我黍’,我看你是‘三岁贯女,莫我肯顾’呀!”

老马看到我没有听懂他的话,就认真分析起来:“王老师,学术学术,是‘学’加‘术’,是两个词,‘学’指的是学问和知识,‘术’指的是技艺和智术。曹植的‘学’多一点,‘术’少一点,可以叫着多学少术吧,而曹丕在‘学’上不如曹植,但在‘术’上比曹植强多了。所以,曹丕比曹植强。”

“老马你的意思是:‘学’不如‘术’?好学无术不如不学有术?

“那当然,君子学以致其道,你光有学没有道,学问再好有什么用?道是什么?术,邑中道也。道就是术!学成文武艺,货与帝王家。你知识再多,学问再高,发挥不出来,还不是百无一用是书生?就好比你文章写的再好,如果拿不上项目,还不是白搭?”

我似乎有点明白,追问到:“那么,学术中的‘术’到底具体指的是什么?我弄明白了,要给学生强调一点,让他们好好重视。”

老马有点得意,说:“这可是我用了好几年才琢磨出来你们学术圈的门道。算是秘籍吧,你叫我一声师傅,我就传给你。”

“马师傅,你就别卖关子了,有话就讲,有屁快放。”我也开起了玩笑。

“这个‘术’字的内涵很广呀,它包括技能,比如你必须能操一口外语,最好是英语,当然如果不会英语,会讲德语和日语也可以,但俄语就不行了;你还要学会讲故事,最好能将别人忽悠瘸了,或者忽悠蒙了。”

老马喝了口茶,继续传道:“‘术’还包括演技。例如在外面开会,一定要晚来早走,但不能说是要给本科生上课。如果来晚了,见人就说是从国外回来刚下飞机;如果要早走,就说要赶时间去国外开会。‘术’还包括智术:要挤入各种圈子,特别是亦官亦学的圈子,最好弄个理事长当当,最次也要当个副秘书长;还要与人为善,多交些死党,千万不能树敌,不要总刁难别的做报告的学者,特别是老权威。”

我感觉老马又在嘲讽,忙打住他说:“但曹丕也不是这样的人呀?”

老马笑了笑:“问题是曹植在这方面太差了。他见了人从来不主动打招呼,给官员汇报不讲研究的意义,却大讲特讲什么技术路线。还有,曹植在听别人的报告,常常质疑别人的结果,说你什么因素没考虑到,结果可能是错的!自古刚者折,危者覆,曹植太锋芒毕露了,会让其他人心里不安,人情不练达。世事不洞察,你说他有啥前途?还有,……”

“老马,别说了!”我有点不高兴了。

图片展示

 

中国职业中等学校学生信息网(职中网)
指导单位:全国职业中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服务中心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编号:京ICP备06020201号
办公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惠新东街4号富盛广场  邮政编码:100029
Copyright@1995 - 2020 www.chvsv.com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
图片展示